留言反馈| 投稿专区| 加入收藏| 注册会员|
热门搜索:粮食小麦视频

提示

您还未开通数字报,数字报会员可免费查看!

国脉粮仓

2018/3/13 10:39:05中国粮油网收藏

2018中国粮食市场发展报告

52.00

  

“粮仓系国脉,民心定乾坤”。粮食问题是国家的头等大事,一旦解决不好,国家就会陷入危机之中,纵观历史,粮食储备确为重中之重。  

原始社会已有窖穴储粮  

我国粮食储藏历史悠久,早在新石器时代,由于当时生产水平较旧石器时代有所提高,人们生活有了可靠的来源并开始了定居生活,在房子周围常常建有储存物品的窖穴,这就是最早的粮仓。如在著名的西安半坡原始氏族公社遗址,就发现了很多窖穴,后经考古发现窖穴中存有已经腐朽的粮食。这说明我国粮仓早在六七千年前的原始社会就已经存在了。  

商周时期,农业得到长足发展,粮仓也比原始社会有了很大进步。陇东作为我国农业起源最早的地区之一,对周朝的兴起和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也因此建立了陇东粮仓。陇东粮仓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建在地面上的,另一种是将粮食储存于窑洞中。  

尼罗河畔的古埃及盛产粮食,在古罗马统治时期,被称为“罗马帝国的粮仓”。古埃及人储存粮食也是开始于新石器时代,在法尤姆北部发现了新石器时代的两处粮仓。  

从一些遗存的古墓壁画中可知,古埃及的粮仓类型主要分为筒仓和房式仓。筒仓由筒基、筒身和筒顶构成,房式仓则是一个带有4根杆子的方形塔楼,覆盖有屋顶。另外,还在古墓中发现了黏土制成的粮仓模型,类似于圆筒形容器,印证了古埃及早期粮仓的形状。  

官办粮仓平抑粮价备荒  

受“汉承秦制”的影响,秦朝建立的粮仓体制,到汉代时发展得更为系统完备。尤其是两汉时期的农业比秦朝更加发达,随着粮食产量的增加,粮仓也越来越多,出现一些著名的粮仓如太仓、细柳仓、嘉仓、幕府仓、嘉禾仓、常平仓等。公元前54年,汉宣帝在边郡设立由政府直接管理的粮仓“常平仓”,谷贱时购进贮存,谷贵时压价售出,用以“平抑粮价、储粮备荒”,保持社会稳定。  

后来,历代的仓储制度有所变化,但均保留了官办的“常平仓”,说明了粮仓建设对于国家稳定的重要性。  

秦汉时期形成的粮仓体制,对我国封建社会有着极为深远的影响。  

唐初时期,李世民吸取了隋末战乱的教训,在洛阳城内建立了含嘉仓,并取代洛口仓成为“天下第一粮仓”。唐玄宗年间,含嘉仓的储粮几乎达到了全国储粮的一半。每次遇到关中有灾情,朝廷便会迁往舟车所汇的洛阳,只因洛阳有充足的粮食储备,可见含嘉仓在唐朝时的重要作用。  

在古埃及,粮仓根据不同的权属可分为国家粮仓、王室粮仓、神庙粮仓和私人粮仓。国家粮仓又分为中央粮仓和地方粮仓。国家粮仓的行政管理者称为“双粮仓监管者”和“粮仓监管者”,分别对应中央和地方两个级别。“双粮仓监管者”是对全国粮仓进行管理,“粮仓监管者”只管理某一个粮仓,前者等级高于后者,是国家粮仓两级管理机构的最高行政长官。国家粮仓的主要功能是进行粮食的储存与分配、平抑粮价,粮荒时赈灾。  

除了国家粮仓外,古埃及王室和神庙拥有王室粮仓和神庙粮仓。  

神庙粮仓通常被认为是神的粮仓,会指定一个粮仓属于某位神灵,因此,文献记载经常会有“神圣祭品之粮仓”类似的描述。神庙粮仓里的粮食主要是用于平衡丰年与灾年的粮食需求,确保物价稳定,维持良好的社会经济秩序。  

私人粮仓一般是为高官或富裕的平民所有,这些人通过国家的赏赐以及其他方式拥有大面积的土地,因而也产生了储存粮食的需求。  

在阿纳斯塔西纸草文献中有这样的描述,大意为:一名富裕的学生承诺为老师建造一座大房子,里面的粮仓充满大麦、小麦、豆、蔬菜等。

古代战役兵家必争  

秦汉时期,漕运的发展与兴盛极大地影响了粮仓的建立与发展。秦朝自中央到地方建立了一套完备的粮仓体制,同时为了充实咸阳的粮食储存,在河南荥阳建立了当时全国最大的粮仓———敖仓。由于敖仓储存粮食量较大,对当时群雄争战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秦朝末年,项羽和刘邦就曾以争夺这个粮仓为目标。据《史记》记载:“汉王军荥阳南,筑甬道属之河,以取敖仓,与项羽相距岁馀。项羽数侵夺汉甬道,汉军乏食,遂围汉王。汉王请和,割荥阳以西者为汉。”可见敖仓对于楚汉争霸的重要作用。  

“官渡之战”是军事历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案例。公元199年,袁绍率领十万大军攻打许昌。当时,曹操据守官渡,兵力只有两万多人。由于两军相持了很长时间,双方粮草供给成了战争胜负的关键。袁绍从河北调集了1万多车粮草,囤集在大本营以北40里的乌巢。曹操得知后亲率五千精兵打着袁绍的旗号,衔枚疾走,夜袭乌巢,袁军还没有弄清真相,曹军已包围了粮仓,一把大火点燃,顿时浓烟四起。曹军乘势消灭了守粮士兵,1万车粮草化为灰烬,袁军闻讯惊恐万状,军心浮动。曹操紧跟着发动全线进攻,袁十万大军四散溃逃。  

隋唐时期著名的粮仓洛口仓,文人墨客多有记述。唐代著名诗人皮日休在《汴河怀古》中写道:“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诗中描写了开凿大运河的重要意义,而正是由于大运河的开凿使得洛口成了庞大水运网的中枢,也便有了洛口仓的诞生。洛口仓筑有仓城,“穿三千窖,每窖容八千石”,是隋朝最大的一个粮仓,也是大运河最大、最重要的物流中心。洛口仓不仅储粮量大,还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价值。  

隋朝末年动荡不安,各路英雄揭竿而起,最有可能一统天下的瓦岗军就是在夺取洛口仓后发展壮大起来的。李密曾向翟让献计夺取洛口仓,号召天下英雄就仓用粮,从而使天下英雄归之,听命于翟让。隋大业十二年,瓦岗军兵临荥阳,翟让采纳了李密的意见,夺取洛口仓。随后又开仓放粮赈济灾民,这一举措使得瓦岗军短时间内猛增至十几万人之众,许多缺粮的义军也纷纷投奔,瓦岗军达到鼎盛时期。随后瓦岗军在此建立了政权,李密自立为魏公。  

在李密攻打洛阳时,手中已握有洛口仓和回落仓两大粮仓,无缺粮之忧,却未采取手下围而不攻的策略,急于进攻,终于一战而败,失去了洛口仓。没有了洛口仓的瓦岗军便没有了根基,数十万大军一夕崩溃。李密无奈投奔李渊,最终又为李渊手下将领所杀。名震一时的瓦岗军真可谓“成也洛口,败也洛口”。  


责任编辑:万佩琪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

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

回复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