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投稿专区| 加入收藏| 注册会员|
热门搜索:小麦粮食视频

提示

您还未开通数字报,数字报会员可免费查看!

四碗汤饭

2019/8/12 11:14:40粮油市场报收藏

  看不看马戏倒是其次,关键是中午可以享受一份大米饭白菜汤。

  听说公社有马戏团演出,三哥就央求二哥说服老爹去看一看。

  老爹很开恩,居然答应了。不过有个附加条件,要领我和姐姐一起去。三哥虽然不情愿,又不敢硬来,老爹万一生气了,可能看戏的事儿就砸了。

  对于三哥来说,看不看马戏倒是其次,关键是中午可以享受一份大米饭白菜汤。

  去往公社的路上,有一条小河,淳朴的庄稼人温馨地叫它富贵河,寓意里既有对祥和美好生活的祝愿,也有对富裕生活的向往。同行的兄姊们,我的年龄最小,三哥年龄介于二哥和我之间,嘴馋的很,有好吃的肯定往前冲,出苦力时就要靠边站。

  马戏团演出地点在中学的操场上,这样安排源自两个方面:一是得天独厚的四面围墙能够挡住想占便宜不买票的散客;二是操场面积大能够容纳更多的观众,承办方能多赚些钱。门票1角钱一张,只能实打实,那个年代还没有“打折”一说。“二哥别看马戏了,留着门票钱咱们买点好吃的多好啊!”“那可不行,回家爹要问都看啥了,我咋回答呀!”“好吧,那你们就买3张票吧,我爬树上看!”三哥拽了拽二哥的衣袖,指了指校墙外的那棵枝叶葳蕤的老槐杨,“余下的1角钱,我得自己花!”三哥的附加条件倒是很在理儿,可总觉得有些别扭。

  我们进门时,场地已经黑压压地挤满了人,我和姐姐个儿小,我们只好轮换着骑在二哥脖颈上,二哥看戏只能透过前面人头的缝隙,前面人动二哥就得动,我们在脖颈上也是左右摆动,晃晃悠悠不固定,二哥实在坚持不住了。恰在这时,老槐树上飘来了三哥的声音:“别看了,到公社食堂吃饭吧!”公社食堂很简陋,不足50平米的房间平行地放着5张餐桌,4条黑黢黢的长条木质板凳围在每张桌四周。斑驳的墙皮多年没有刷浆,黑亮黑亮地几乎能映出人影来。

  “二哥,快把钱给我,我去买饭票!”三哥在吃的问题上确实不含糊,说着他从二哥手中夺过7角钱和1斤6两地方粮票。值得庆幸的是当时物质匮乏,汤饭也相对便宜,每份1角5分钱加4两地方粮票。老爹是生产队会计,给我们拿的钱和粮票不差毫厘。

  还没到饭口,食堂大厅就我们四个。不一会儿,4份汤饭就端上来了。三哥瞪大了眼睛,把半碗汤倒进饭里,便大口大口地吞咽起来,倏忽间两只碗就光光了。三哥又拿起汤碗用舌头剐蹭了一圈,实在是没有“残余”了,他只好恋恋不舍地把汤碗放在桌子上。不安分的眼睛开始窥视着二哥、姐姐和我。三哥从二哥和大姐反馈的眼神里,得到警告,想“虎口夺食”没门儿。三哥就只好把目光转向我,虎视眈眈的眼神告诉我,只是多少的问题,不给是不可能了。争取主动总要比被动强,我把饭碗递给三哥,示意他拨出一些。三哥却一把夺过饭碗,嘴里嘟囔着:“这就对了,没有我你们谁也来不了!”二哥瞟了三哥一眼,把没有吃完的汤饭递给我。

  兄姊们都吃得差不多了,三哥站起身,走出了食堂。不一会儿他返回来,丢在饭桌上3块红、蓝、绿硬糖。他嘴里衔着一块儿,含混不清地说:“这是我用省下的门票钱买的7块糖,我得4份你们每人1份,别总说我贪嘴!”然后他凶巴巴地瞟了二哥和姐姐一眼。

  改革开放后,尤其进入新时代,兄姊们在土地流转的大潮下都成了市民,有的从事服装经营,有的从事长途运输,生活越过越红火。“四碗汤饭”成为我们兄姊们茶余饭后的一件乐事,每每提及我们都笑得前仰后合。

  作者单位:吉林省吉林市发改委











责任编辑:周栋梁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

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

回复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