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投稿专区| 加入收藏| 注册会员|
热门搜索:粮食小麦视频

提示

您还未开通数字报,数字报会员可免费查看!

一雷惊蛰始

2019/3/14 10:19:09中国粮油网收藏

1.jpg

春雷响,万物长  

蛰藏冬眠的万物,  

闻雷而醒,启动生命的新一轮成长  

今年初春,江淮地区特别阴冷。立春和雨水这两个节气,人都怀疑它们跟冬天是一伙的,没一丁点春天的味道。  

惊蛰是春天的第三个节气。“惊”是“惊动”“惊醒”,“蛰”指“蛰伏”于土地里的昆虫。究竟是什么惊动、唤醒了在土壤里冬眠的昆虫?古人认为是春雷。《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曰:“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春雷响,万物长。蛰藏冬眠的万物,闻雷而醒,启动生命的新一轮成长。  

实际上,令万物睁开睡眼的并不一定是春雷。在江淮平原上,惊蛰节气里很少听到雷声,打雷多在清明节后。当然,也有例外,在惊蛰节气之前就有雷声,那肯定不是正常现象。我七八岁时,一年春天下起了大雪,雪花正在随风飘舞,天边却传来了滚滚的雷声。巧的是,那年粮食收成真的不好。早稻还算正常,晚稻几乎绝收。一季早稻是不够一年吃的,当年的农民,留口粮之前得先交足公粮。那年冬天到次年春天,乡亲们都靠着啃食上面配发来的那些霉斑点点的山芋干子,才勉强度日。  

回到“惊蛰”话题。在江淮地区惊醒土里的昆虫,既然不是春雷,又是什么呢?是暖。  

古人把一个节气分成三候,每候五天,一年七十二候。惊蛰的三候是“桃始华”“仓庚鸣”“鹰化为鸠”。  

桃始华,能看得见。从冬天走过来的桃树苏醒了,枝干日渐丰润,皮肤鲜亮,枝头星星点点打起了花骨朵,天气自然暖和了许多。晴好的日子里,呼朋引伴去乡村里走走,你会惊喜地发现“竹外桃花三两枝”。还有几只麻鸭在池塘里嬉戏玩水,正应了那句“春江水暖鸭先知”。  

仓庚鸣,最好是听。仓庚是鸟,听在早晨,“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啊。它曾出没于《诗经》的大花园里,曰“有鸣仓庚”。古书上对“仓庚”如此解释:“仓,清也;庚,新也;感春阳清新之气而初出,故名。”又说,仓庚“即黄鸟”,“齐人谓之搏黍,又谓之黄袍,僧家谓之金衣公子,其色鵹黑而黄,又名鵹黄。谚曰黄栗留、黄莺莺儿,皆一种也。”说得非常明白了,仓庚就是大家熟悉的黄莺,或者黄鹂。提起黄鹂,容易让人想到“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柳都翠了,天气必暖。  

至于“鹰化为鸠”,有些玄乎。在古人眼里,生性凶猛的鹞鹰,一到春天就变成了温顺的斑鸠。反过来,秋后寒风一吹,温顺的斑鸠随之变成凶猛的鹞鹰,即所谓“鸠化为鹰”。初始不信,细想却也觉着有理。平常我们总说环境造就人,其实,物也是由环境造就。  

人等季节,季节却不等人。从腊八到除夕,一直到正月底,乡人尚蛰伏于家,悠闲自在快快乐乐地过年呢。惊蛰一到,似乎也将惊醒那些沉溺于年味中的人们。抬头望去,年已走远,一年的农事就此开始。人们立即摩拳擦掌,个个跃跃欲试。此刻,最易想起唐代诗人韦应物诗句:“微雨众卉新,一雷惊蛰始。田家几日闲,耕种从此起。”  


作者单位:农发行安徽省分行  


责任编辑:职钊立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

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

回复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