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投稿专区| 加入收藏| 注册会员|
热门搜索:小麦粮食视频

提示

您还未开通数字报,数字报会员可免费查看!

在淠河的怀抱里

2019/8/6 10:28:06粮油市场报收藏

  人与自然的亲近,可以说是人的天性,其方式和途径也是多种多样的。但我觉得,最能寄情寓意的还是与水的亲近。不论是激扬的奔流,还是潺缓的小溪,与它相约、拥抱、亲吻,总能聆听到它的呼唤和倾诉,总能感受到自己生命的张力和鲜活。

  生我养我的城市,有一条叫淠河的古老河流,它横贯长江和淮河流域,全长500余里。小时候见到的它,虽没有“卷起千堆雪”的气势,但奔腾直泻的河面,旋涡撵着旋涡,也是波澜浩荡,汹涌滔滔的。

  对我来说,自幼家住淠河码头水埠口附近,常在河岸边玩耍,亲近它,拥抱它,自然有着得天独厚的便利。虽说岁月流逝,年龄渐长,但固化的美好记忆,却难以抹去。直至今日,无论在哪儿,只要融入水中,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在淠河怀抱里的情形。

  曾记得,童年常在淠河岸边玩耍的我,每到夏季眼看着大人们或半大不大的小伙子们下水游泳,不要说那些到河中心击水的人了,就是对在河里浅水处扑腾打“嘭嘭”的人,也羡慕死了。心痒痒的,总有跃跃一试的念头。然而自己年幼不识水性,又没有大人引领护卫,不具备下水的条件,只能是望水兴叹,站在岸边观望着,时不时地胡思乱想着:这河怎么会有这样大、这样深、这样长?水怎么就流不完呢?时不时地数着水中游泳的人头和穿梭的船与竹排;时不时地望着捕鱼人赶着鱼鹰逮鱼和悬在空中缓缓下滑的太阳;时不时地下决心要做一个水性好的人,天天都能自由自在地在河里钻上几个“猛子”。

  人一旦有了念想,总是会有机会实现的。后来淠河上游筑了拦水坝,水被引导到称为“新淠河”的总干渠去了,淠河也自然而然地成为“老淠河”,失去了往日浩荡奔腾的风光,宽阔的河床裸现出壮观的沙滩。从此沙蕴涵着水,水浸润着沙,沙滩与河水犹如恋人般地相依相偎。

  大自然就是神奇,总能造化出别样的景致,恩赐给人类。长期在拥挤逼仄条件下居住生活的人们,从此有了纳凉、蹓跶、聚会、玩耍的好地方。

  记得第一次下水是跟随母亲去河里洗衣裳。我到河里洗澡(方言,即游泳)的要求,一开始母亲没有允许,理由是人太小了,又不会水,有危险的。然而经不住我再三磨叽,又见许多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孩子,已在河里嬉笑玩水,便同意了,但要求只能在洗衣裳地方的边上。

  尽管河水深不过膝,我依然高兴极了,趴在河里使劲地用脚击打着河水,竟也把水“嘭嘭”得老高,四下溅落,时不时地弄湿了母亲和其他洗衣人的衣服,惹得母亲再三发出“别疯了,再疯,就快上来”的警告。

  是的,第一次投入水的怀抱,感受它的滋润,感受它的清凉,怎能不激动?怎能不欢喜?至今我也认为,那激动,那欢喜,是对大自然纯真无邪的向往,是来自生命本源的冲动。

  我识得水性,掌握游泳技能,总觉得应该感谢一代伟人毛泽东。听起来似乎有些故弄玄虚,其实上个世纪50年代出生的人,大慨是不会淡忘1966年7月16日他老人家在武汉畅游长江这件事情的,73岁高龄,在江中漂游一个多小时,其身体和精神令人震惊,游泳自然而然地成为万众瞩目的富有象征意义的运动。

  那时我上小学,学校的体育课和课外活动,一段时间内全都安排的是游泳课程。光讲不练,显然不行,老师就把我们组织到淠河沙滩,先教动作要领,后到河里操练。老师教的是蛙泳,学生练起来却是五花八门。在老师们用竹竿与绳子划定的区域内,同学们随意比划,任意发挥,叽哇喊叫,人仰水溅。现在看来,游泳在那个年代、那个年龄,已不再是游泳本身,而是寄托着人们对领袖的崇拜热爱;是激情岁月燃烧的象征存在,是青春少年热情的释放宣泄。

  我游泳技能的提升,拥抱水的勇气,主要得益于父亲。

  未曾想军人出身的父亲,水性特别好。那一段时光,除了参加学校组织的活动外,在父亲组织单位里的人去游泳时,我也被他捎上。当时老淠河城区段河道,曾用红砂石筑起长约三五百米的坝子拦水蓄水,以解决老城区居民饮水问题。那里水流湍急,在父亲的护卫指导下,短时间内我既练了水性,也练了胆量,一时竟飘飘然觉得自己赶得上梁山泊好汉“浪里白条”了。

  处于少年时代的我,和常在一起玩耍的伙伴,那时对于水的热爱,坦率地说,爱得痴迷而疯狂,似燃料,随时将血肉点燃,常常为到河里击水而激昂、亢奋、热烈和勇敢,甚至作出不可思议的冒险。

  1969年,山洪泛滥,淠河汪洋一片,在河对岸原六安师专代办初中班上学的我们,在已经停课、学校渡船不允许学生过河的情况下,我们四五个同学,出于好奇,竟将衣服用塑料袋装好扎紧,系在腰间,从叫上龙爪的岩石上一跃入河,漂游到学校,对学校淹的情况探个究竟。说实话,在安全系数为零的情形下,这样的激情,这样的冲动,只能属于那个年代,只能属于少年时代。

  岁月匆促,步入老龄时段,凭着记忆的牵引,重返流失的时光,追寻一下自己的童年少年,重温一下早已飘逝的梦幻,无疑是一次心灵的返乡和精神的回归,从中感受到的一种依稀的生命感、欢欣感,在当下,无疑是一种精神的滋养。

  作者单位:安徽省六安市发改委











责任编辑:周栋梁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

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

回复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