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投稿专区| 加入收藏| 注册会员|
热门搜索:粮食小麦视频

菽之殇

2018/5/31 10:19:05中国粮油网收藏

2018中国粮食市场发展报告

52.00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我是从这句诗中认识“菽”的,其实也不算认识,只是知道了它的读音而已,真正认识“菽”,知道它就是大豆的时间已不可考。  

大豆种植源于中国,其历史比5000多年的汉字史还要长。在殷商甲骨文《卜辞》中就有稻菽的记载。《诗经》记载更多,如“采菽采菽,筐之筥之,君子来朝,何锡予之”“中原有菽,小民采之”“六月食郁及薁,七月享葵及菽”。周代称大豆为菽,秦汉以降就称豆了。我的老家确实是将大豆包括黄豆、青豆、黑豆统称豆子的。  

春秋战国时期,菽列五谷之首,为国人赖以为生的主要作物,至今仍与我们生活密切相关。可以说,中国人的一天是从大豆开始的,一碗豆浆、一根油条即国人早餐的标配。  

由于早期中国农业的发达和特殊的地理环境,使种植业与畜牧业发展不协调,肉奶蛋白严重缺乏,正是靠着丰富的大豆植物蛋白,才满足了中华民族的营养需求。  

对难得食肉的贫民来说,大豆尤为重要。《礼记注疏》记载,子路说:“伤哉贫也。生无以为养,死无以为礼也。”孔子曰:“啜菽饮水,尽其欢,斯之谓孝。”子路为家贫不能很好赡养父母而内疚,孔子告诉他,熬点豆粥给父母吃,再奉杯热水,使父母欢喜,就是孝。因此后人用“菽水”代指粗茶淡饭和对长辈的奉养,如陆游诗句:“俗孝家家供菽水,农勤处处筑陂塘。”《列子》记载杨朱引用周谚“啜菽茹藿,自以味之极”,意思是喝豆粥、吃豆苗,自认为是无上美味。看到这句话,想起一位高密老乡,前些年邀同乡到家里吃饭,常说:“我家有豆面,上我家馇小豆腐吃去!”他说的小豆腐,我们家乡称“馇豆腐”“豆沫子”,把萝卜、白菜甚至野菜等不拘什么菜切碎,加水和豆面熬煮,入少许盐调味即成。此物吾乡人喜食,滋味如何暂且不表,贵在营养丰富。  

女人生孩子后奶水不足,淘换一小瓢豆子碾碎,馇几顿豆腐吃,不几日奶水就丰盈了。  

大豆食用的革命性变革,始从淮南王刘安发明豆腐。豆腐颜色洁白,口感嫩滑绵软,味道清淡近乎无味,又营养丰富,契合了儒家文化清廉内敛、中庸低调的精神追求,成为饮食文化中的一朵奇葩。  

十八世纪中叶,大豆才从我国陆续传到欧美国家。二十世纪时,我国大豆产量和出口量长期居世界第一,尤以东北大豆产量最高品质最好,歌里唱的“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并非夸张。北洋时期,奉系军阀主要靠大豆出口收入养活了40万军队。  

大豆不仅有重要的经济价值,还具有根瘤固氮功能,与其他作物轮作可增肥土地,恢复地力。为此,美国政府长期实施扶持大豆产业发展的政策。上世纪初,美国人趁中国社会混乱,大量采集中国大豆样本,培育新品种,到1954年成为世界最大的大豆生产国。上世纪末,孟山都公司培育出转基因大豆,向全世界包括中国在内的101个国家申请专利,对其大豆品种包括从中国采集的野生大豆遗传资源进行了垄断控制。  

因转基因大豆具有抗病虫、出油率高的极大竞争优势,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以美国为首的ABCD四大国际粮商利用价格战、信息战、期货贸易战等,几个回合就将我国大豆种植业、加工业挤垮,控制了我国80%的大豆供货、加工及食用油供应,到2017年我国大豆进口量达到9000多万吨,我国从曾经的大豆最大出口国沦为最大进口国。  

大豆之殇,国人之辱。当年我们引以为豪的“黄金豆”成了“伤心豆”,教训十分深刻,需要深刻反省。  


作者单位: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

责任编辑:宋立夏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

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

回复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