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投稿专区| 加入收藏| 注册会员|
热门搜索:小麦粮食视频

提示

您还未开通数字报,数字报会员可免费查看!

夏至摸爬蚱

2019/7/4 10:14:46粮油市场报收藏

  ●晚风习习,灯火点点,人影浮动,欢笑声、嬉闹声不绝于耳,编织了一幅美妙的夏日捉蝉图。

  ●“火轮渐近暑徘徊,一夜生阴夏九来。知了不知耕种苦,坐闲枝上唱开怀。”

  夏至是二十四节气中最早被确定的一个节气。公元前七世纪,先人采用土圭测日影,就确定了夏至。中国古代将夏至分为三候:“一候鹿角解,二候蝉始鸣,三候半夏生。”这里单说说“二候蝉始鸣”,即雄性的“知了”在夏至后因感阴气之生便鼓翼而鸣。

  “知了”是蝉的小名,蝉是“知了”的学名。它们的幼虫,在我们老家叫“爬蚱”或“爬叉”“爬叉猴”,有的地方叫“知了龟”,城里同事、熟人统称“金蝉”。查资料发现,“爬蚱”只是河南人对蝉的幼虫的称呼,在河南及山东、河北等地被当做美味食用,其主产地就在河南及山东地区。随着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地方加入到吃“爬蚱”的大军中,每年夏天的“爬蚱”产量降低,价格攀高,濮阳卫河市场的销售价格达到0.8元/个。

  犹记小时候下河堤摸“爬蚱”时的情形:夜幕降临,我们碗筷一推,便呼朋唤友,一手拿手电筒,一手拎瓷缸泥罐,结伴去黄河大堤下的柳树林中摸“爬蚱”。晚风习习,灯火点点,人影浮动,欢笑声、嬉闹声不绝于耳,编织了一幅美妙的夏日捉蝉图。

  当年家穷,缺吃少穿,我们摸了“爬蚱”弄回家以后,大都要先放在箩筐里让它变“知了”,留得蝉蜕卖给乡供销社,换取几毛钱买笔买纸买小人书。“爬蚱”经过一夜蜕变,变出的“知了”大都老了,不再能食;偶尔有三五只刚出壳的嫩“知了”,我们则会将它们埋入烧地锅的草木灰里,焖熟了掰开沾盐巴吃。那种美味如今是无可比拟的。

  一手黑灰,一嘴焦糊,却有香喷喷的惬意蕴涵其中,真是绝了!树林里的“爬蚱”蜕变过程是这样的。未拱出地面时,潜伏在地底下的“爬蚱”靠汲取树根的汁液生活,在夏季夜色降临的时候,长大了的“爬蚱”便会从松软的土地里钻出来,爬到树干或其他植物等可附着的地方,抓牢后开始蜕皮。蝉蜕初期的嫩“知了”可食,蝉蜕下的壳可以做药材,具有抗菌、祛寒、镇惊、利尿的功能。

  “爬蚱”味美可口,营养丰富,人们多油炸、干煸食用。也有其他吃法的。一次与朋友上饭店,老板推荐了一道“香酥金蝉”,其做法是取刚出土尚未羽化的新鲜“爬蚱”,用清水洗净、去除杂物,经腌制、挂糊、烹炸,然后上桌……逃脱了人们饕餮之口的“爬蚱”,蜕变而成夏季的“天然歌手”。诗人左河水的节气诗《夏至》:“火轮渐近暑徘徊,一夜生阴夏九来。知了不知耕种苦,坐闲枝上唱开怀。”此诗惟妙惟肖地描述了夏至蝉鸣“音乐会”的场景。

  我也曾写过一首《捕蝉》:“一根竹竿/从孩子们的期望中伸出/缓缓地伸进了绿荫深处/啊,捕到了/网中/一个夏天的音符。”蒙诗人刘德亮先生不弃,这首小诗刊发于1986年9月29日《新乡晚报》“新圃”副刊。他当年用信封给我寄来样报和2元钱稿费,我喜之,如同早先到处寻“爬蚱”皮儿(蝉蜕)、卖到乡供销社药材收购门市部的心情。

  蝉鸣声声。熟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成语的人,或许会有少许心惊。螳螂生,是芒种初候;蝉始鸣,为夏至二候。夏至与芒种相随,螳螂欺蝉时也会为黄雀所欺,冥冥之中岂不在提醒人们要注意某种“食物链”?作家苏童2013年8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长篇小说《黄雀记》,书名就源于成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其隐喻与书中保润的绳子、柳生的面包车、白小姐的怒婴、祖父的手电筒等诸多隐喻或象征遥相呼应。全书训诫隐忍,缕罗细节别致,无论是家族生命的倔强和衰颓,懵懂的青春形态和变态,局促的现实尴尬和纠结,都被苏童用诗性起兴开衿,把一个喧嚣时代的芸芸众生还原得鲜活、饱满。

  “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岸上踏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唐·刘禹锡《竹枝词》)人生无常,生命有期。夏至摸“爬蚱”的快乐时光,倒是与一场夏至后骤来疾去的雨不相矛盾的!(作者单位:河南省濮阳市粮食和物资储备局)











责任编辑:周栋梁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

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

回复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