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投稿专区| 加入收藏| 注册会员|
热门搜索:粮食小麦视频

提示

您还未开通数字报,数字报会员可免费查看!

老油坊:时间深处的人间烟火

2018/8/2 15:10:48中国粮油网收藏

2018中国粮食市场发展报告

52.00

11.jpg

从一颗颗饱满的油茶籽,变成一滴滴色泽金黄、清香四溢的茶油,其间的每一道工序,都是赏心悦目的民间绝活表演,蕴含着丰富的文化积淀。  

改革开放前,在我的家乡湖南省祁阳县下马渡区营盘町人民公社,至少有五六个传统手工工艺老油坊(榨油坊或打油坊)。从20世纪80年代起,机械化及电气化榨油机面世,家乡大大小小的制油厂、榨油厂取代了传统手工工艺的老油坊,远近都闻不到那醇厚、绵浓的油香味,听不到那粗犷、豪放的号子声了。  

寻找老油坊  

传统手工工艺榨出的那些清油(茶籽油、菜籽油)香味,随着岁月的流逝似乎越来越让人回味,那黏黏稠稠、褐黄澄澄、香气扑鼻的味道,犹如游丝缠绕着我,总是不经意间唤起脑海深处的记忆。  

在现代榨油器具和操作工艺没有革新以前,老油坊里榨出来的油一直主导着人们的一日三餐。那个年代,老油坊主要是榨茶籽油和菜籽油。我们生产大队周边就有鸟啼冲、禧家坪、官塘湾3个老油坊。  

老油坊几乎都是建在人民公社的场镇显眼处,有3~5间房屋,分里间和外间。里间用来储存榨油的原材料或摆放榨好的成品油。外间则是榨油的场所,一座大木榨,耸立在房屋正中间。一口大大的铁锅,蹲坐在某一个墙角,一根烟囱连接着锅灶,伸出屋外,将串串黑烟送上青蓝的天空。门旁挂一简单的牌子,多以白底红字或白底黑字写着“某某人民公社或某某大队油坊”几个大字。  

一座老油坊并不需要很多人劳作,最多10人就够了(分两个班,每班3~5人)。我喜欢那种看上去极其笨拙而原始的榨油方式,从中似乎能看到时间深处的人间烟火。传统手工榨油机,“主机”是一根粗大的“油槽木”,长度在5米以上,直径不能少于1米,中心凿出一个长2米、宽0.4米的“油槽”。油饼做好后装进榨槽里,在油槽侧加入大小厚薄不一的木楔,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开榨。  

我的父亲是公社草席厂和社队企业的管理员,每到榨油季节,就会到那些老油坊蹲点,为各个老油坊添置一些榨油的工具。  

那个年代,老油坊是属于集体的,农闲季节,各个生产队就会抽派年轻力壮的强劳力和有打油经验的师傅组成打油队,轮流去老油坊打油。打出的油按比例交送粮油食品站,余下的按人口定量分给或卖给本队社员。  

听父亲说,从冬季到来年过年前,便是榨油的黄金季节。秋天,刚收下储藏在仓库的榨油原料,都要经过一段时间存储回潮出油率才高,干燥很了的加温蒸炒油质好,但出油少;水分过多的,油料物就会变质,榨出来的油不好。立夏之后,一些油料物就会出现泛油现象,出油率则会降低。最好是冬春季节,秋收的油料物经过“冬眠”,水分饱和散失了,精华也就沉淀了,不仅出油率高,而且油质特别好。所以,那个时候,人们喜欢于冬春榨油。  

榨油盛典  

老油坊里原料转运、装料和撞榨等都是重体力活,但也考手艺。碾粉是榨油的一个重要工序,即将晒干的油原料放入大碾槽中碾成粉末。碾碎后的原料粉要过筛,筛是特制的。过筛后的原料粉必须倒进特制的平锅(呈45度斜角)里烘炒。烘炒十分讲究,火太猛,原料粉容易烧焦,影响油的色泽和清香度;火太嫩,水分不能完全蒸发,同样会影响油的纯度和品质。技术过硬的师傅,才能将原料粉炒得松而不焦,香而不腻。  

接下来是蒸粉和包饼。蒸粉的蒸笼是专用的,外形如蜂筒,将炒好的原料粉倒入其中,蒸熟蒸黏,为包饼做好准备。包饼不但要求有良好的腰力、臂力,还要有相当的巧力、准力。包饼师傅事先将3个铁箍叠放在平地上,扭一个叫“千金秆”的稻草结,呈放射状铺在铁箍上,作为包饼底衬,然后将热气腾腾的原料粉倒进铁箍中,赤着脚飞快地将原料粉踩平踏实,形成一个圆饼。包饼的过程有讲究,如果稻草结没扭好,原料饼一拎就散。饼包厚了不行,影响出油率;饼包薄了,原料粉藏在铁箍里榨不干,出油率更小。包原料饼师傅的一双手就如同一杆秤,每100斤原料粉包12块饼,每块饼榨干后重6.5斤,上下不得差3两。包好的原料饼,叠放在一起,就可以统一放到木榨里榨油了。  

榨油的中心环节,俗称“打油”。榨油所用的“榨”必用两手难以合抱的香樟木制成。  

把整段木头掏空,约可装料100斤。作榨时还要在木头的中空部分开一条平槽,用弯凿把平槽口削圆,下缘再凿出一个小孔,以便油流出来。香樟木成圆圈状,一圈围着一圈,没有纵直纹,这样把木楔插入其中尽力捶打,两端才不会断裂。  

“撞锤”是悬在屋梁上的一段两头都套了铁箍的青色大圆木。开榨时,在烟气腾腾的屋子里,掌锤的老大执着悬吊在空中的撞锤,在两个“打油佬”(榨油师傅的俗称)或助手的和应下,拉开弓箭步,蹬起靶子脚,目视前方,全神贯注。只见他们将丈余长的撞锤高高扬起,随即收步,再迈步,砸向榨槽内竖起的木楔,如攻城拔寨般向装了油料的榨机上的木楔猛烈撞去。顿时,“嘿咚嘿咚”的号子声与撞锤冲击木楔的咚咚声交织在一起,跌宕起伏,气势磅礴。少年好奇的我,有一次也想试一试,掀起撞锤,还没等送到木楔上,那悬在空中的撞锤竟反弹了回来,我脚下一滑打了个“踉跄”,差点跌一跤。  

乡村交响  

为了消除疲乏,增强干劲,“打油佬”编创了许多劳动号子,一边用力撞击,一边喊着号子。既有“嗨咿着呢,嗨咿着呵”之类呢喃语句,也有“加劲打呀,嗨咿着呢,龙神肚出油啦,嗨咿着呵”“千斤撞呀,嗨咿着呢,重重打呀,嗨咿着呵”等等。铿锵有力的号子声,伴着重重的撞击声,奏出了乡村最朴素的交响乐,宁静的老油坊此时显得生机勃勃,激情飞扬。清香明亮的清油从木榨口慢慢渗出,随着号子的越来越响,清油流淌得更快了。“打油佬”在枯燥劳累的打油过程中,创造出许多技巧动作,那可是真正的民间舞蹈呀。“打油佬”单膝跪地,让油槌的槌头朝天而立,然后“砰”的一声狠狠打下去,这招叫做“一枝香”;两个师傅背靠背来回打油较劲的,这叫做“鲤鱼穿梭”;“打油佬”突然猛地向后退几步,手中油槌凌空飞起,在号子声中撞向木楔,整个“木榨”被撞得前后摇晃,这就是所谓的“老虎撞”……临近中午时,人们提着油瓶、捧着油罐、挑着油篓来到油房中。大家将油瓶、油罐、油篓一字摆好,“打油佬”用油瓢将油灌进油壶里,先用油壶对着油瓶、油罐,一一将其灌得满满的,然后再灌装油篓的油。这段时间,打油的人们会站在旁边,眼睛盯着清悠悠的香油汩汩地流进油瓶、油罐和油篓里,口中时不时叫着好了、满了、要得了,有的还聊着农事,自由、闲散。  

老油坊和传统的手工榨油技艺是古代农业科学技术高度发展的产物,它的出现,不仅改变了人民的生活习俗,还在很大程度上解放了生产力,提高了劳动效率。老油坊榨油过程中产生的榨油号子和榨油习俗,记录了人们在不同社会和不同历史时期的劳动感受和生活情趣。它像一块农耕文化的“活化石”,蕴含着丰富的文化积淀。  


作者单位:湖南省永州市粮食经济科技学会


责任编辑:职钊立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

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

回复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