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投稿专区| 加入收藏| 注册会员|
热门搜索:小麦粮食视频

提示

您还未开通数字报,数字报会员可免费查看!

立秋

2019/8/8 10:32:55粮油市场报收藏

  一叶梧桐一报秋,稻花田里话丰收。

  虽非盛夏还伏虎,更有寒蝉唱不休。

  ———《立秋》

  古时文人多悲秋。唐代诗人令狐楚曾作《立秋日悲怀》:“清晓上高台,秋风今日来。又添新节恨,犹抱故年哀。”诗圣杜甫也未免俗,逢秋便悲戚,发出大慨叹:“日月不相饶,节序昨夜隔。”“平生独往愿,惆怅年半百。”不知怎的,我也到了可以悲秋的年纪,却不曾悲秋。甚至,我还一如既往,像儿时那样,对立秋日的到来,总有一种莫名的期盼。

  我记得,那时问起何时立秋,总有长辈抚摸着我的脑袋说,何时立秋与你这小鬼头有啥关系呢!是的,那年头,何时立秋的确与我没有多大关系,可我还是特别关心何时立秋。节气关乎农事,我那时已经懂得关心农事,喜欢蹲在田头看稻谷由青变黄。小暑大暑,一年当中以暑热命名的两个节气,是农事最繁重最紧张的时刻。在那一个月时间里,必须完成“双抢”———将成熟的早稻收割起来,还要将晚稻的秧苗栽插下去。

  一年当中最炎热的天气,又赶上了最艰巨的劳动任务,乡人的辛苦不言而喻。大人的忙、苦和累,孩子是能看得见的,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帮不上什么大忙,仅能做点力所能及的小事。比如,提着那把黑黝黝的陶泥瓦壶,从家里出来,走走停停,在白花花的烈日下把茶水送到田畈上。

  送个茶水都不容易,那孩子自然明白大人们在烈日下躬身劳作是个什么滋味,肩挑一两百斤潮湿的稻谷赤脚走在滚烫的田埂上又是多么不容易。从大人们急匆匆的脚步上,那孩子差不多能感觉到,立秋日的到来为时不远了。对于立秋日的期盼便是必然,似乎立秋日一到,大人们的苦和累也就到头了。

  也可能是早年期盼立秋的缘故吧,成年以后,走出乡土,虽远离农事,每到盛夏季节我依然惦记甚至盼望立秋。这里面当然也有天气的原因,暑热难熬的日子,人都希望它快快过去,凉爽的日子早些到来。

  生活在江淮之间的人们,对于夏天多持不欢迎态度。六月入梅,七月入伏,梅伏天是一年中最熬人的时光。从前,人家对娶回的新媳妇一般不会过早评价,不经历三个“梅伏天”,绝不说人家好与不好。之所以说要过三个“梅伏天”,就因为要经得起考验,长时间的考验,尤其是艰难时期的考验。

  相对来说,梅天还要好一些,主要是潮湿。伏天就不一样了,它继承了梅天的潮湿,又加上了自己特有的闷热。以天为顶,以地为底,天地之间就是一个庞大的烤箱,世间万物都烘烤在这只巨大的箱体内。人在其中,不被烤得心神不宁烦躁不安才怪呢。

  江淮地区的立秋,并不意味着真正的秋天已经到来。如同春天的到来不是立春,要到春分,真正的秋天也要到秋分前后。立秋尚未到来,秋分就更遥远了。

  伏天分为三伏,头伏、中伏和末伏。一般情况下,末伏的后几天总会持续到立秋节气。虽然立秋了,还在伏天里,酷热不退也就必然了。吾乡有句谚语:“秋夹伏,蒸得熟”,说的就是“秋老虎”的厉害。当然,秋后的酷热,毕竟是指日可数了,亦如兔子的尾巴———长不了。

  秋前和秋后,天气酷热多少还是有点区别。

  古人将立秋十五天分为三候:初候凉风至,二候白露降,三候寒蝉鸣。仔细体察,在江淮地区这三候虽不明显,但还是有些蛛丝马迹的。

  先说风吧,虽还不凉,但也与秋前的火风有那么一点点不同。立秋前的风多是南风,裹挟了南方的潮湿和温热。立秋后风多从北方来,多少干燥一些,吹到人的皮肤上,能吸人的汗水。北方气温相对低一些,从北方送过来的空气原本是有凉意的,进了这只大烤箱凉意就不那么明显了。

  至于露,立秋时节在江淮地区更是不易看到。昼夜温差大,夜间温度骤降,空气才会凝结成水珠吸附在草叶上。

  说到蝉,那才最明显。立秋之前有蝉鸣,立秋之后那段时间,蝉叫得更欢。经过一个夏天的成长,植物体内的汁水由丰沛到浓烈,蝉吃好喝足,舒舒服服,也就得意自鸣了。

  “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立秋过后,笼罩在江淮地区的大烤箱终会分崩离析,云层越来越远,天空越来越深邃。行走在合肥街头林荫道上,偶有一片半绿半黄的梧桐树叶落下来,嚓的一声栽在地上。此时,人才确信,虽然气温还在夏季,立秋节气真的到了。

  (作者单位:农发行安徽省分行)











责任编辑:周栋梁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

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

回复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