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投稿专区| 加入收藏| 注册会员|
热门搜索:粮食小麦视频

提示

您还未开通数字报,数字报会员可免费查看!

立夏遍地锄

2019/5/16 10:58:20粮油市场报网收藏

绿色的农田.jpg

立夏,是夏季的第一个节气,表示和煦的春已经结束,炎热的夏即将开始。此时,开朗的人会咏叹:“立夏将离春去也,几枝蕙草正芳舒。”伤感之人或诗云:“无可奈何春去也,且将樱笋饯春归。”我对立夏,始终抱着“一颗喜悦的心”。有两件事,在我的脑海里一直萦绕:锄地和摘槐花。  

前者属农事。当年在老家,“少年不识愁滋味”,对诗人范成大《村居即事》中描述的“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采了蚕桑又插田”的农忙景象,体会颇浅。及至中专毕业,在家等分配的那一年孟夏,随母亲下田锄地,方有一袭“清苦”弥漫在心间。  

立夏前后,气温回升,但降水不多,加之春季多风,天气干燥,致使土壤干旱,影响农作物的正常生长。尤其是小麦灌浆乳熟前后的干热风,更是导致粮食减产的灾害性天气。这种情况下,适时灌水是一项应急措施,中耕锄地也可以去草保墒。  

早些年,农具、躬耕技术都是比较落后的,人们只能用传统的“铁锄板”给田地松土、除草。俗话说“立夏三天遍地锄”。母亲干农活,自幼就“不惜力”,她锄很长一垄地,也不停下来歇一会儿;我呢,“锄把”还没握几下,就累得气喘吁吁,“腰都不是腰了”。以至于多年后,我在金堤路粮食局家属院教儿子读唐诗《悯农》时,仍“酸楚连连”:“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当年,我即兴写了一首《由“悯农”想到农民锄禾》的诗。诗书寄情,恩泽润心。  

从粮校毕业后从事粮食管理工作,我对“三农”问题有了更加深刻的感悟。我真切地感受到了老百姓种田的不易,对那些在中原沃野里劳作的身影,一直充满赞佩和敬意。  

后者是食经。处于五月“庭院”的立夏,“泥新巢燕闹,花尽蜜蜂稀。槐柳阴初密,帘栊暑尚微。日斜汤沐罢,熟练试单衣。”(陆游《立夏》)每到这时候,繁花深处一片“雪”,串串槐花笑满枝,散发出馥郁、甜香的气息,沁人心脾。依稀中,一把钩镰,在一只手臂的助力下,将那一嘟噜一连串的白,揽进了篮子、簸箕或袋子里。尝鲜者忍不住拈几瓣槐花,填入口中,那清新四溢的甜哟,颇有汪曾祺先生笔下,那一股“玉渊潭”槐花蜜的味道。  

小时候,我最喜欢吃的是蒸槐花。每年立夏前后,母亲就从门前的槐树上捋下一串串洁白的槐花,去蒂、洗净、沥干水分,待蒸锅快开时用面粉把槐花拌匀,上笼蒸20分钟后取出,晾凉、打散,倒入盆中用蒜泥、香油等佐料拌匀,即可大快朵颐。现如今,除了蒸槐花,妻还擅长做槐花炒鸡蛋,将槐花包成槐花包子、槐花饺子,或摊成槐花煎饼,熬成槐花粥等。  

一座山包有一座山包的风景,一处云集有一处云集的熙攘。立夏槐花的香味至纯,通过民间斑斓的“食花经”,久煨着我的胃、我的心。  


(作者单位:河南省濮阳市粮食和物资储备局)  


责任编辑:职钊立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

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

回复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