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投稿专区| 加入收藏| 注册会员|
热门搜索:粮食小麦视频

提示

您还未开通数字报,数字报会员可免费查看!

沤茅为菅

2018/9/6 11:59:39王张应收藏

2018中国粮食市场发展报告

52.00

145999228.jpg

在读《诗经》之前,我对“菅”一直没有好感。那时,对于“菅”的认知,完全来自成语“草菅人命”。  

成语背后总有典故。关于“草菅人命”,我至少从这几个地方注意到了它的出处。最早是东汉,班固《汉书·贾谊传》曰:“故胡亥今日即位而明日射入,忠谏者谓之诽谤,深计者谓之妖言,其视杀人若艾草菅然。”再是明朝,《初刻拍案惊奇》卷十一载:“所以说为官做吏的人,千万不要草菅人命,视同儿戏!”到了清朝,蒲松龄《聊斋志异·三生》载:“兴以草菅人命,罚作畜。”李宝嘉《官场现形记》第四十七回载:“像某人这样的官,真正是草菅人命了。”几处有一个共同点,视人命如草芥,均是残暴的官吏们干的事。  

如此丧尽天良,肯定不是好官,这些人总与“草莽”“草寇”“草率”等词有些关联。从而决定了“菅”的字形,“草”字当头,“官”字坐底。官吏们的罪恶行径,活活连累了无辜的文字———“菅”,字形让人生厌,读音也近低贱。《现代汉语词典》对“草菅人命”还有一条解释:指反动统治者滥施淫威,任意残害人命。“草菅人命”,实则“草菅民命”。历朝历代,对那些“草菅人命”的官吏,从来不会高看、上看,只会教人低看、下看。  

读到《诗经·国风·陈风·东门之池》:“东门之池,可以沤麻。彼美淑姬,可与晤歌。东门之池,可以沤纻。彼美淑姬,可与晤语。东门之池,可以沤菅。彼美淑姬,可与晤言。”原来,“菅”的面目并不可憎。我立刻眼前一亮,看到了一幅有关劳动、歌唱与爱情的美好画面。从此,便将“菅”与官吏撇清关系,还原出“菅”的本来面貌:它只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秆粗壮,多簇生,高可达一到两米甚至更高。秆平滑无毛而有光泽,实心,髓白色,所以也被称作白华或者白茅。《毛传》有载:“白华,野菅也,已沤为菅。”“沤”是长时间于水中浸泡。《诗经》中的“沤麻”“沤苎”“沤菅”,是将“麻”“苎”“菅”等高秆植物沉浸水底,长时间浸泡,使其质地柔软坚韧,以便取其纤维作编织衣物用。其实,“沤”的做法并不遥远,起码我们这代人曾经见过。  

“沤麻”,我是见过的。小的时候,家里种了麻。夏秋之交,麻秆长到一米多高时,便成熟了。如砍柴一般,用柴刀贴地将麻砍倒,打捆收回。放在门前水塘里浸泡三两天后捞起,去掉薄薄的表皮,再将麻纤维从麻秆上分离出来,便可用于搓麻索或者捻麻线。麻索主要用于做布鞋,千层鞋底便是一针针用麻索纳成。麻线则用于织布,用做蚊帐或者衣服。用麻线织成的布,透气性好,十分凉爽,适宜夏天使用,故麻布也叫夏布。  

除了“沤麻”,我还见过“沤竹”。皖西南大别山区多毛竹,山区人能以毛竹为原料制造草纸。将竹子砍倒、破开、裁断,放进水槽里,往水里加入一定量的石灰,对毛竹进行长时间浸泡。山民们举重若轻,视毛竹为麻秆,将浸泡毛竹的过程叫“腌麻”。去年夏天,在大别山中潜岳桐舒四县交界处一个名叫官庄的村子里,我曾现场参观了传统手工造纸工艺。他们造的不是一般草纸,是用于书画的汉皮纸。造汉皮纸主要原材料是桑树皮,由灰褐粗糙的树皮到雪白细腻的书画纸,当中关键环节是沤桑树皮,将其沤烂,由固体变糊状,稀释成液体,捞出纸浆,便可晒出书画纸了。  

唯独没见过“沤菅”,将白茅草浸泡成“菅”。可以想见,“沤”啥原理都一样。有一点不得不提,“沤”过后的腐败植物臭气熏人,将那些烂兮兮的东西从污水槽里往上捞,是一种十分辛苦的劳作。三千年前,东门之池,那些从池水中打捞浸泡已久的麻、苎、菅的年轻人,他们一边辛勤劳作,一边快乐地唱起了歌谣。  

快乐源于爱情。那个名叫淑姬的美女,让一群青年男子忘记了劳作的艰辛。  


作者单位:农发行安徽省分行


责任编辑:职钊立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

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

回复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