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投稿专区| 加入收藏| 注册会员|
热门搜索:粮食小麦视频

提示

您还未开通数字报,数字报会员可免费查看!

感动:一位老粮食工作者的10万元特殊党费

2018/2/7 16:55:26粮油市场报收藏

2018中国粮食市场发展报告

52.00

粮油市场报通讯员晏晓宁 2018年2月6日,由中共荆州市委宣传部、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市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荆州广播电视台共同举办的2017年度“感动荆州人物”颁奖仪式,在荆州广播电视台演播大厅举行,由于身体行动不便,荆州市粮食局退休老党员陈文秀委托市粮食局党组书记、局长李俊平上台接受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杨智的颁奖。

0f64cfcb6e1a445da7ec33a37c5cb4c1.jpeg

1921年出生的陈文秀,与中国共产党同龄,今年97岁,是市粮食局退休干部中年事最高的;

她,1951年参加革命工作,直到1990年退休,是市粮食局女干部中工作时间最长的;

她,1953年入党,走过了65个风雨春秋,是市粮食局退休老党员中党龄最长的。

就是这样一位退休老党员,一名长期省吃俭用、对自己几近“吝啬”的老人,将自己一辈子积蓄10万元作为特殊党费,一次性上交党组织,她的惊人之举,着实让人难以想象。

2017年6月,中共荆州市委、湖北省粮食局先后作出《关于开展向陈文秀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

是什么力量支配着她,一定要将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喝,省下的积蓄作为特殊党费上交?

市粮食局党组织又是如何视陈文秀为“家庭成员”,几十年如一日,悉心关照老党员,传承好作风好传统的呢?

陈文秀的老同事、老邻居、老姐妹又是怀着怎样的情感,长期牵挂、甘愿帮助、照顾老人生活起居的呢?

带着这些疑问,笔者采访了荆州市粮食局党组、局直属机关党委、老干科及局机关部分离退休干部,他们的回答,让人内心深处得到触动,上述疑问也渐渐有了答案,此时此刻,泪水已经模糊了 我的双眼,呼吸失去均匀……

0f64cfcb6e1a445da7ec33a37c5cb4c1.jpeg

 坚守信仰高地,感恩组织关怀

忠诚,丈量不出生命的长短,却能称出信念的轻重;

忠诚,延续不了生命的长度,却能升华人生的高度。

陈文秀,1921年8月出生在湖北武昌,1953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她一心追随党,一生热爱党,一贯忠于党,用毕生追求和全部心血谱写了一曲共产党人的信仰之歌。

我们从1991年陈老的党费证上看到,当时陈老每月只需上缴不到1元钱的党费,可陈老一直按每月10元缴纳,占到她每月工资的近三分之一。她常说:“我要感谢党的培养和市粮食局党组织多年照顾,让我从一个无知青年成长为一名有信仰、有追求的共产党员,让我从解放前一个穷苦家庭走出来,能够活到近百岁,我希望通过缴纳党费来感恩组织培养和关怀。”她的话朴实而真诚。

2016年5月,陈老因安装心脏起搏器在荆州中心医院住院,手术前,院方要求病人亲属签字,陈老对值班护士说:“党组织是我的家,他们都是我的亲人。”当时,局党组成员、工会主任张雄心、局直属机关党委委员、老干科长周立群毫不犹豫,立刻在治疗方案上签了字。临进手术室时,陈老对他们说:“我万一下不来手术台,你们一定要把我的全部积蓄作为党费帮我上交给组织。”

2016年6月,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五周年之际,陈文秀再次提出向组织上交一笔特殊党费,当时,市粮食局党组书记、局长李俊平考虑陈老年事已高,且身患多种疾病,以后花钱地方多,婉言推辞。

2017年5月,经过再三思考,陈文秀毅然决定委托市粮食局党组向上级党组织转交特殊党费10万元,并表达了不要宣传、本人不接受媒体采访的愿望。

6月2日,市粮食局党组成员、工会主任张雄心到家里看望,陈老拉着他的手,一再叮嘱:“我年事已高,如果重病住院,请组织上不要进行特殊抢救,要顺其自然。”陈老的语气十分淡定,在场的同志肃然起敬,泪水夺眶而出。

6月21日,《荆州日报》、《荆州晚报》等媒体对陈文秀事迹进行报道后,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杨智批示:“与党同龄的老党员陈文秀同志,几十年如一日,忠诚向党,坚守信仰高地,事迹令人感动,市粮食局党组织以实际行动关心关爱党员,传承了党的好作风,树立了榜样。市委组织部、市直机关工委要大力宣传推树这样的好典型,组织全市各级党组织和党员干部向他们学习。”

0f64cfcb6e1a445da7ec33a37c5cb4c1.jpeg

倾注一抹深情,甘愿伸出援手

原荆州地区粮食局纪委书记林发隆动情地说:“与陈大姐接触的同志都认为她做人低调,为人大度、真诚,具有人格魅力,大家平时帮助、照顾陈大姐都是甘愿伸出援手。”

原市粮食局党委副书记周竹筠回忆,父亲周仲箎(原荆州地区纪委书记,已退休)是陈老六十年代的同事,母亲张掌林是多年的老姐妹,陈老与她们一家是世交,长期往来密切。过去,周仲箎每周都会与老伴一起来粮食局看望陈老,逢年过节总是请她到家里吃饭,如果陈老不去,还会亲自或让家人送过来。有一年春节,周竹筠到陈伯伯家探望,打开冰箱一看,满满都是局机关院内同事们送来的年货,这一份份饭菜,表达了大家尊敬老人的一片片深情。

白美华是陈老一个科室的同事,她一直与陈老关系密切,长期帮她洗头剪发,买菜做饭,收拾房子。陈老生病住院,白美华总是带着儿孙一起照料,轮流值守。2012年,白美华因病去世,从此,陈老失去了一位天天见面、无话不说、知冷知热,有苦能倾诉、有气可撒出的好妹妹……如今,儿子范凡、媳妇陈萍接替母亲(婆婆)照顾陈老,家里只要弄了好吃的,一定先给陈老送去,过年过节更是如此,陈老家里水管、电路坏了,只要招呼一声,立即过来修理。陈老常常感激不已,夸同事有个好儿子,还娶了个好媳妇。

原地区粮食局退休职工周再云讲:“陈伯伯比自己的母亲只大一岁,她一直把我当亲闺女,我看到她就像看到自己的母亲。前些年,几乎天天都要到陈伯伯家探望,陈伯伯缺什么就帮助买什么,现在自己年龄大了,腿脚不好,上不了楼,但每周至少要给陈伯伯打两个电话问候,这样的习惯,我已坚持近20年。”周再云说,自己有三个孩子,过去生活不太宽裕,陈伯伯每年过年给小孩“压岁钱”,家人生病总是拿着东西看望,一家人很是感激。自己在机关食堂工作多年,知道她喜欢吃什么,好哪一口,每年春节前,总是把家里做好的肉丸子和鱼糕送给陈伯伯一份,以此表达对她老人家的感激之情。

2016年3月,陈老因心脏不舒服到荆州中心医院住院,局办公室桑秋勇主动把陈老从三楼抱到楼下,中途有人要求一起抬,因怕陈老身上疼痛,桑主任说:“陈老体重轻,抱着她,就像抱着自己的母亲。”坚持一口气把陈老抱上车。陈老每年生病住院一两次,上楼下楼、上车下车、进院出院,每次都能看到张雄心、苏光华、杨涛、李勋海、李和兴、桑秋勇等同志扶进扶出、背上背下的身影。

0f64cfcb6e1a445da7ec33a37c5cb4c1.jpeg

组织敞开怀抱,温暖赤子之心

2000年以来,张朝清、周立群两位老干科长具体负责落实局党组意见,安排陈老生活起居,主动帮助请保姆、办医保、联系医院、办理进出院手续等,陈老把自家的钥匙也给了她们,只要有时间,老干科的同志就会去帮她收拾屋子,打扫卫生。张朝清退休后,周立群还帮助陈老保管工资存折,负责存钱、取钱,从未出现差错。

多年来,陈老因患老年皮肤骚痒症,被折磨得无法入睡,十分痛苦,老干科周立群、孙晓玲两位同志把她送到荆州中医院检查,指导陈老用药。周立群打听到民间土方车前草煮水擦洗有奇效的消息后,就沿着城墙四周等处寻找,最后在市委机关院内找到车前草,煮水为老人擦洗,收到较好疗效,缓解了陈老病情。

陈老热爱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至今自费订有一份报纸和一本杂志,每天坚持阅读《参考消息》,坚持看电视,喜欢中央台《新闻联播》,听党中央的声音。经常与照顾她的同志畅谈国际、国内大事,表达自己的心愿。今年元月,市粮食局局长李俊平率局工会主任张雄心等到陈老家慰问,她说:“我争取活到一百岁,看到国家第一个百年梦想实现。”

2016年春节前,李俊平局长到陈老家慰问,详细了解她的身体、生活情况,他对陈老说:“您是党的同龄人,是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也是粮食事业发展的重要力量,您要乐观生活,健康长寿,党组织,永远是您的家。”并叮嘱老干科抓紧办好四件事:尽快准备一张常用电话表,放在陈老床头,方便老人有事找人;局机关应急车优先保障老干部使用,确保要人有人、要车有车;明确陈老因病住院,由老干科安排接送,负责签字就诊,办理入院和出院结算手续;调整完善志愿者队伍,确保老人24小时随叫随到。

市粮食局连续五任主要领导对照顾陈老生活做到细致入微:陈老生病住院优先派车,及时为陈老送去报刊、杂志,陈老生病住院或出院有人帮助背上背下,陈老住院出院手续由机关护理同志办理,陈老住院期间机关工作人员轮流守护,机关过去发放生活物资优先送给老人,每年春节前夕总是“一把手”登门慰问……

近年来,局机关人事多次变动,但照顾陈老的“人链”始终未断裂,他们不图回报,默默付出,现在,他们中有的已退休,有的已病故,有的调离了市粮食局。

传承敬老精神,弘扬优良传统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倾情服务老党员老干部,在市粮食局是传统,更是责任。

市粮食局工会主任张雄心介绍,从九十年代到现在,市粮食局经历了五任主要领导,倾情服务老干部也一茬接着一茬,传承敬老精神。市粮食局接待老党员老干部坚持做到有一张笑脸、一把椅子、一杯热茶、一声问候;老党员老干部重大节日慰问必到、生日喜庆必到、生病住院必到、逝世吊唁必到、急难险困必到。

陈文秀不是孤例,一直以来,对身患重病、身体残疾、生活贫困等有特殊困难的老党员,市粮食局党组织均开展各种形式的帮扶活动,尽力解决老党员老干部生活中的实际困难,让他们感受到党组织关心与体贴。

责任编辑:郭鑫鹏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

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

回复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