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投稿专区| 加入收藏| 注册会员|
热门搜索:粮食小麦视频

提示

您还未开通数字报,数字报会员可免费查看!

第十一届中国玉米产业大会专题论坛2【文字直播】

2018/9/13 9:19:51中国粮油网收藏

于成刚:非常感谢交易所给这个机会,做论坛的主持,相信一天的会议大家已经非常疲劳了,那么接下来的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会用尽快的速度和请各位嘉宾,帮大家更好的梳理一下这一天,可能从宏观到产业到微观上的一些情况,到底有什么样的策略来面对这个市场,或者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解决我们现在所遇到的问题。那么,接下来的时间,请上我们论坛嘉宾,第一位是我们的王忠强会长,大家掌声欢迎。第二位是顾众总经理,第三位是肖强总经理,第四位是海大的王洪悦副总监,第五位是付星宇。

1785249395.jpg

两年前我们这么多玉米该怎么办,两年后我们又该考虑没有玉米该怎么办,变化非常的快,整个市场看近期的话,到处都是玉米,看远期可能没有玉米,这个中间如何过度,以什么方式去过度,今天从上中下游的情况跟各位嘉宾一起讨论一下。第一个问题,大家现在正在谈的中美贸易摩擦,可能对主要的商品,尤其是大豆,会有影响,因为对大豆的影响也会影响到玉米,这个问题问一下顾总,请顾总简短的说一下,在这种情况下,贸易战和论坛的嘉宾也说了,我们大豆是不够用的,是不是就要用国产大豆,国产大豆和玉米怎么去争,是靠市场调节还是靠国家政策来调节,就请顾总来给我们介绍一下您个人的看法,好不好?

顾众:感谢交易所给这个机会跟大家再次见面,这个问题太复杂,我个人是这样看的,我觉得可能机会更多,到底国家是不是真正的能够让市场自动做调节,这个是最大的问题。如果国家让市场自己去调节的话,大家实际上要注意一个问题,就是我们中国的种植成本太高,我们整体上的粮食面积、作物种植上存在诸多问题。美国土地的有机物是12%,中国土地有机物只有6%,我们种地整个的产出相对于美国来说相差太大,所以美国玉米运输到中国成本跟我们自己产出再卖的成本差不多。我相信国家可能会对玉米的进口,对一些政策会做调整,这样总体上来说,我觉得还是要靠市场来做这个调整。另外,靠一定的补贴。

于成刚:可能提高效率是最好的方式,可能像宏观分析一样,这个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短期还是要靠政策的调整和价格的调整,不管是进口的增加还是价格的增加来调节,感谢顾总的分享。因为贸易战和大豆进口的问题,我们很多都在谈论饲料问题,要降低蛋白在饲料当中的添加,我了解的情况,我不是很专业可能用氨基酸和玉米怎么配来降低蛋白的使用量,平时跟朋友交流的时候,我私下听过这种说法,不知道是真还是假,以前饲料厂出饲料的时候,要限制最低蛋白是多少,现在饲料厂出饲料,就是限制最高蛋白是多少,我只是听说这个信息,但是我不知道是怎么样,这里面有一个,低蛋白饲料的配方,我们想问的问题是,问王洪悦总,低蛋白饲料的配方对能量饲料的影响有多大,大概是一个什么情况?请王洪悦总分享一下。

王洪悦:感谢交易所,是这样的,从我们现在所了解到的情况来看,现在还是在等国家的政策,最终怎么落地,对于饲料低蛋白政策标准的要求,现在解决的方案就是玉米,对蛋白的比例上来看,降了两个点,大概是8%—10%的豆粕在饲料中的添加,两个点多用玉米的部分,对于整个60%的饲料配方,玉米的使用量来讲,影响不是特别大,这个是从一个角度去讲。第二,我们去分析这个市场,本身大家有一个使用的习惯,在终端,像养殖的周期与行情也是有波动的,比如说在猪价好的时候,养猪行情好的时候,大家愿意喂一些好的饲料,毕竟在养殖层面有很大程度都是散养和农户自配量,比如说在行情好的时候,养殖户会额外添加一些来提高产能,这个有可能,如果是国家出台标准的话,肯定会按照标准来执行,你刚才说的影响,不是特别大。

于成刚:实际上,不管是低蛋白饲料,还是对能量饲料的添加,包括很多情况,都是取决于利润,饲料的利润、养殖的利润,还是通过价格的引导会更大一些,如果是低蛋白饲料,真正对饲料的使用,可能影响的量不如豆粕那么大,是这样吧?

王洪悦:对。

于成刚:从临储拍卖,在整个过程变化当中,市场的环境下,刚才跟肖总交流的时候,也在说这个问题,几年前是一个外部结构,在前临储时代,到后临储时代,在不同市场情况下,我们讲后续意义就不大了,现在想问肖总,在后临储这个时代,我们有一个什么样的采购策略,经营和采购策略是什么样的?

肖强:我们就简单点说吧,首先整个采购的策略是基于对市场行情的看法,无论是行业里面参与者,无论是上游还是下游,我们都面临了一个对未来的判断,我们作为一个现货的企业,判断的时候往往不会判断的很长,对于一个中长期的判断,其实大家在这个市场上,无论做多还是做少,分歧并不大,因为我们共同认同是走牛市,这轮牛市的起点是两年前或者三年前,那时候玉米产业大会就是上一轮牛市的最低谷,就是中国玉米必须通过价格的抬高来提高产能。因为国家供给侧的改革策略,去库存必先去产能。回忆一下两年前的今天,港口价格1400,去年的今天港口价格1600,通过底部速度运动,这个是本轮最大的一个内因变化。今天的价格是1800,港口价格在1800就符合底部抬高的特征,以黑龙江东部,今年是240万亩,是他们迄今为止做的最大的面积。我们相信明年,如果今年抬高了,可能用两年的时间,玉米的面积又恢复到一个相对的高点,这个就是试点化改革最大的成功,通过价格来调节资源的配置,我相信这个东西是市场化的推动,把这个问题搞清楚之后,未来的采购策略很简单,牛市就是减库存,尤其是远期的基差结构,通过期货来保持减库存,这个是比较有效的做法,市场很多力量都在做这个事情。我觉得库存的建立是迎合了市场,我们通过拍卖,是把一个临储的库存,变成商业的库存,有很大的挑战性,也是给我们参与者更多思考的东西。

于成刚:非常感谢肖总的分享,我理解肖总的意思是,我们采购策略是减库存,后面跟着一句话,需要用期货去保值,在这个过程当中,最终减了库存,用期货去保值,未必是期货上涨赚的钱,也未必是期货下跌的钱,可能你赚的是价差的钱,这是肖总提供一个很好的策略。第四个问题,今年我个人认为,每年调研,利润很好、开工稳定,整个行业甚至前段时间讨论行情的时候,有很多研究员跟我说,玉米+400、500、550就是淀粉的价格,现在淀粉这种价格已经满足不了了,人家有赚一千多的,像黑色钢,我们淀粉为什么赚这么少,不行我也停产或者怎么样,但是利润一直很好。第一个问题就是问我们的付总,到底淀粉企业的产能对我们整个现在消耗,这个产能是均衡的、大的,还是偏紧的,我自己有一个感受,因为在淀粉刚上市的时候,我感觉产能是大的,通过价格好像淀粉产能又不足,在产能不足的时候,可能因为去年要上很多新的产品,产能目前是一个什么状况,包括目前到未来,淀粉的产能对产业的需求来说是一个什么情况?下面请付总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付星宇:感谢大商所每年给这样一个机会。刚才那个问题于总问的很好,实际上就浓缩了深加工产业的核心变化,实际上就淀粉来说,这两年是吃了两次国家供给侧改革的红利,第一次就是玉米的市场化,这个是吃的第一个红利,原料成本下来了。第二个红利就是一些规范竞争能力不强、有环保问题等等这类中小企业的退出,使很多淀粉厂获得了红利。实际上第一个红利得到的比较大,这个产业是资源优势型产业,只有获得资源优势的时候,才有利润点,玉米价格在一定年份大幅度下跌,正是给这个产业重新活力的最佳时机,用简单的话说,玉米独自市场化,单兵突进的结果,获得了对小麦和水稻这两个产业链整体的优势替代品,从玉米到玉米产业都获得了。玉米淀粉需求的保障,包括玉米淀粉下游产业的保障,我们都知道,为什么白糖的价格这么弱,有很大的功劳来自于淀粉厂。

我看了一下我2014年的PPT,讲了淀粉糖的一个讲义,现在翻出来看,走的就是这样一条路,淀粉糖走到今天,也不是说自己独自走过来的,也获得玉米价格下跌的这么一个红利,以当前最近的利润来说,因为白糖价格的下跌,果糖价格没有上涨,果糖利润实际上萎缩了,另外一个萎缩的利润就是结晶糖,我们感觉这个红利在减少,我们这个产业,又回到刚才说的,就是资源优势型产业,原料的价格上涨,对我们是极其不利的,因为没有特别高附加值的东西,企业一般是靠自己的优势管理和规模来获得利润的,真正靠技术壁垒获得利润的很少,只能是把场子建立在优势资源的地区,或者通过更优秀的管理员来获得。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产业来讲,我们觉得玉米价格合理,具体是多少没法去说,合理才好,超过某些值,打个比方,淀粉涨到2600,肯定某些行业就不需要了,替代性消失了,我现在的产能就变成了包袱,深加工这块,不管增加了多少产能,最终决定消耗玉米的数量是它的需求,而不是说你上的多少产能,我上了两个亿的产能,不要为深加工企业上那么多项目感到恐惧,最终看需求,这个数字基本上是稳定的,除非是出现改革红利,很多人找它做替代,那时候才会出现需求爆发,都会给你一定的反应时间的,不会不给你反应时间的,就说这么多。

于成刚:非常感谢付总,这个可能改变了我们一个想法,本身的产能和对它真正的需求应该是两个概念,不是说,我两个亿的产能就需要两个亿的需求,实际上跟整个淀粉产业的利润有很大的关系。

付星宇:需求也是跟随价格来变化的,大家都习惯说有这个事儿,有时候价格也决定供需。

于成刚:这个延伸之后,还要问付总一个问题,刚才您也说了,因为整个当时淀粉糖和白糖的价差,包括当时我们觉得面粉行业也增加淀粉,因为淀粉溢价出现了这些需求,第一就是需求是否还能维持?第二还有没有新增的需求?

付星宇:刚才我举淀粉糖的例子,已经是最真实的例子了。现在整个玉米深加工的初级加工来说,只有淀粉是在单位产品里面是最赚钱的,除了燃料乙醇就是淀粉,如果淀粉价格再涨,肯定会往下游传导,传导不下去会反噬到上面来。根源还是在玉米,你说有没有什么新的需求,从玉米价格下跌之后,那一两年出现新需求之后,现在已经稳定了,目前来看,还没有出现像那两年出现爆发式增长的迹象,2016年对2017年的需求是相对稳定,2018年增长需求会更小。

于成刚:可能禽蛋也是使用饲料最主要的一个来源,我们相信很多做农产品的朋友一定关心,我自己也曾经关注过一段时间,经历过一段时间之后,我个人认为是一个相对比较奇特的,不能说一个奇特的市场,有一些运行的规律,跟大宗的玉米不太一样,应该是去年或者更早的时间,可能整个产业亏的非常厉害,大概是3块钱以下,鸡蛋价格跌破了2块,有一年的时候大概又完全恢复了。目前鸡蛋市场存在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产能是什么样的,产能又是什么样的?

王忠强:感谢大商所,鸡蛋主要功能就是保供给和稳就业。保供给来说,估计就是意味着6个月之后有没有鸡蛋,有没有猪肉吃,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供给保证了,价格就不会太高,为什么呢?因为鸡蛋,左手是14亿人吃饭,鸡蛋不受民族和宗教的影响,鸡蛋的需求保供给是很关键,所以考虑的是右手是13万人就业的问题,长线来看,鸡蛋是国家供给方面,整个都是过剩的,我们都是半年调节一次。2016年讲课的时候就说,常年的鸡蛋就是3.8—4块左右,2014年大家很赚钱,一只鸡平均赚60块钱,2015年下来了,跌了50%,到2016年还是挣钱,因为原料挣钱,年积累还是赚钱,都疯了。我见到600只养到1000只,造成了2017年最近的一个行情。就是鸡蛋价格,对供给的影响很大,前面半年到一年的补栏数据,基本上是每年的30%,今年5月份有人再问我,咨询我价格的时候,我说今年8月份最高点,我看到是过4块,现在看,现货已经在4.5元以上。去年10月份补栏数据到今年8月份一直没有少过,鸡蛋和玉米不一样,因为我们刚才李老师的数据看,80%是小散户养,就是看眼前的。今年6月份行情不好,补栏数据稍微少了一点,7月份鸡蛋价格上涨,就意味着今年跌破2块下半年还是赚钱的。为什么鸡蛋在家禽行业,蛋鸡加在一起都没3%,蛋鸡一个周期基本上不赚钱,去年是历史上最低点,新疆市场价1.4元,陕西、河南、河北到了1.8,这个价格跟1985年的价格差不多了,要上半年和下半年一个周期,去年3月份养到今年3月份,这个鸡还是赚钱,还是能赚到10块钱,所以整个行业整合速度很快。这个原因造成的就是补栏数据是盲目的,现在还有4块多,就是补栏从10月份到现在,意味着今年10月份,尤其11月份、12月份,尤其到了明年,如果鸡蛋现货价格3.5元以上,几乎不会套鸡,中秋节前需求增加了,如果节后减少了,供给不变的话,价格可能会跌,每年中秋节会跌1块钱,还有春节前后会跌1.6块左右。每天都在变动的价格,是生鲜出现的,也没有加工,中国的加工率连3%都不到,美国是30%,日本是50%,日本消费量也是最大的,没有加工的需求,就看项目就看现在的估值。北京的价格每天非常的明显,每天来多少车,知道需求少,来车少了,市场需求高,就涨了。这样就造成我们的价格决定因素就是看供给,供给就看前一年到半年的补栏,这个价格跟现在的没有任何关系。

还有影响鸡蛋价格供给的主要因素就是疫情,如果最近流感其他的病,流行的病多了,就会死鸡,这样就意味着供给会减少,去年有一个大流感,产能也是去的,但是分两个概念,如果是人干扰的,是理想需求的,如果鸡爆的,影响会更大。疫情的影响判断是复杂的。还有就是需求的影响,每个节,中秋节前每年都会涨,中秋节后都会跌,最明显的是以春节。羊群效应,就是连续涨了1.7,从2块钱涨到3.7元,大家都知道要涨,明天知道涨1000块,今天就先走500块,养殖户也是一样的,都是小散户再走,都是到小散户去收,收了之后再拉到大车,凑一大车再往外拉。老百姓喝多了,今天不行,明天再来,明天可能就涨了,这个就把价格拉起来了,老百姓前两天3块5,这两天都是5块了。去年20天的时间一个上到一个下,从1块到2块到3块7,长期决定价格还是原来的供给需求,结合这些因素的改变。鸡蛋从整体上,产业上来看,所有鸡蛋去年基本都在4块左右,如果卖到4块,养一只鸡就是赚60块钱,不可能再次出现。只要行情好,大的方向上来看,供给是充足的,种源上是蛋鸡,只要很好的补上去了,半年就下来的,甚至跌到2.5元以下都是可能的,然后再涨再落,只要老百姓的习惯没有改变,还是这种模式,因为在养殖的老百姓,更多的是解决就业,没有别的好手段,行情好还是会上,今天行情好就多养,不好就少养,始终是这样的,大方向是没有错的,所以是国家层面不会支持你,要出现10块钱的鸡蛋,猪肉每次到涨过21元,就要调整放储,在低价的时候,吃到便宜的鸡蛋和猪肉。不管和玉米还是什么,玉米便宜了,豆粕便宜了,我们的养殖也赚钱了,鸡蛋也是一样的。还有一个鸡蛋的需求有一个期待,鸡蛋便宜的时候,跌破2.5元的时候,需求会增加。包括养藏獒、养狗的时候都是一样的,鸡蛋还是有一个明显的区间,大方向来看还是比较简单的有规律可寻的。尤其是节前节后的季节性涨落,还有就是产能过大的时候,为什么5月份能判断能涨过3块,为什么判断今年8月份是什么价格,就是去年补栏4—9月份就很少,今天到8月初一点都没有少,还是4块钱,所以大方向上的判断都是差不多的。

于成刚:非常感谢王秘书长,就是4.5元就开抛,2.5元以上就买,比玉米好多了,非常感谢王秘书长的分享。我们国际玉米大会,讲点规格高的,宏观性的,问嘉宾了一些问题,不仅是问了一些实际的问题,我最想知道的就是缺还是不缺,缺多少、少多少,缺了就补,接下来,虽然时间少,可能问的问题也简单,嘉宾也不是特别容易回答,但是可能就问一些大家比较直接的问题,第一个问题就问肖总,18、19年的缺口,我不想问18、19年的缺口,我想知道,今天9月11号,还有20天,这个年度就结束了,我想问一下,2017、2018年的缺口到底有多少?

肖强:大概缺了四千万吨左右规模吧。

于成刚:这个是2017、2018年度,这个四千万吨是怎么来的?

肖强:主要是根据上游,我们自己都在做平衡表,根据上一个年度的产量,本年度产量的预测,还有本年度消费自然增长率,有不一样的预测,做出一个估算,再用当年临储拍卖的量去核实一下,因为前两个年度,都是这样反推出来的,比较让我们能搞清楚这种真实的产量和真实的消费,因为做这种预测,实在是每个机构都有自己机构的平衡表,太难了,我们用这样的方法获得了个人认为基本接近于真实的数据。

于成刚:非常感谢肖总,我本身也做研究和交易,你去预测产量增多少和减多少是好预测的,预测库存的时候,够用和不够用是好预测,但是差多少是不好预测的,问这个问题,还想问肖总一个问题,就是2017、2018年是四千万吨的缺口,那么,我们现在大概是拍了1亿吨的量,实际上成交7500万吨,接下来的问题,拍卖7500万吨,已经出库了多少,未出库的这个量,可能要包括两部分,一个是未出库的,还有已经出库还没有消化的,大概从你这个方面大概说一下这个数是多少?

肖强: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东西,因为昨天在办公室还在争论这个事情,很困惑,我们简单算了一个帐,我们把4月份算半个月,然后5、6、7、8、9月也算半个月,差不多5个月,我们争夺的玉米,如果每个月的消费是2000万吨,在过去五个月的刚性需求发生什么变化,总成交量是7500万吨,这个数能对上,就意味着新粮还有2300万吨,有这么大的库存,就是间接的否定今年的冬天,间接的否定在年初做多的那个阶段,在去年11月、12月,大量收新粮的前提,就是玉米出了大减产,单产出了很大的问题,之前在沈阳搞会的时候,出了很大的问题。现在收了这么多新粮,还有就是预测完了之后,这些数据都对的上,现在面对的是历史上最大的北港库存,这些库存从哪些来的?是消费出了问题还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唯一的解释就是去年的冬天是有问题的,产量没有减了多么多,消费减量是没有那么多,按照当前的需求,这个产量是根本不够用的,我的意思就是说百分之百的出库率都不够用,按照我们现在公认的70%—80%,也就是1000万吨,过去只用了临储的5000万吨,就把新粮拖到了上市了。我们等这个年度结束之后,我们再继续用刚才反推法,又可以推出一个新的平衡表,我们不断在修正这个表,基本上一个年周期,首先能够解释已经发生的事情,才有资格预测未发生的事情,这个是我们的一个论断。

于成刚:这个可能只是肖总的一个数据,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有一个数据,这个不重要,关键是怎么理解算这个数的过程,这个是很重要的。第二个问题,刚才问肖总的,从考虑行情问题无非就是供给和需求,结转加上第二年的产量,因为进口比较少,第二个问题就是可能问顾总,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顾总不一定非常擅长回答,因为他是一个很严谨的人,就是估产量这个活,是需要猜大概的产量,不是问产量具体是多少,通过顾总各方面的信息,我们想对顾总对2018、2019的产量,是增还是减还是平,肯定是同比2017、2018年,这几个省序大概是什么情况,给一个描述性的回答也可以。

顾众:实质上到底产量多少,根本不知道,我说句心里话,我只是说,今年跟去年同比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我们一般只能这么看问题,现在来看,今年总体上跟去年有一个比较,一个是新疆有一个增加的幅度比较大,大概来看,应该有200万吨的增加。陕西、山西、西北地区,品质要比去年好一点,增加多少这个很难说的到,现在来看,整个华北地区,有一个问题,去年的华北地区产量减少的幅度依然非常大,有人说还是华北地区减产,我个人认为应该是略增,不应该是减产。东北来看,内蒙还是不错的,应该有略微增加,现在看黑龙江面积增加了很大,单产也很大,黑龙江增加的幅度应该比较大,到底能大多少,估计冯总也说了一个数,黑龙江也确确实实不错,大概估计来看,应该在800万吨以上,这样的话,吉林和辽宁总体来说应该是减产,减产幅度应该是多少,有人说2%,有人说3%,但是有一点,辽宁和吉林玉米的品质也不好,这里面估计是东北这个地区,应该说总体上来看,我个人认为是增加的,比去年同比应该是500万吨以上,大概是这么一个数据。这个数据差不太大,我觉得就是猜蒙。这个问题怎么看,有这么几个现象问题,一个是整个来看,是一个进口到现在,基本上到下个月,进口就很少的,这个进口的量,相对于去年同比来说,实际上进口的数据是持平的,从下一个阶段开始,广东的整个需求量,要增加幅度非常大,因为每个月大概进口平均有将近50万吨没有了,这个数据怎么来看?这个是总体要往一起并,因为有一段进口没有,会发现今年的产量少了,大家可能会这么看问题,大家要记住,今年的结转库存,我觉得是非常大。

为什么?因为去年深加工企业,12月20日天气零下20度的,冻粮了,就发现一收就涨,今年来看,是不是会多拍一点粮,至少要囤到1月份吧,我不知道,我感觉深加工企业会囤很多粮,现在拍卖的粮这么多,现货会很高,所以掐指一算,状况很好。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国家12月份是否满足了大家的需求。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有效供给,前段时间出现了问题,个体户你不拍,你拍了之后出不来,个体户一看,这么高的价格,我拍了我能赚到钱来,这个就是有效供给。这样进口量好了,大家会不会说,今年这个玉米不对,玉米太大了,我觉得这个事儿我也说不准,我想把这三个事儿放在一起,实际上减少我说话的失误感。

于成刚:这个问题是我们下面有朋友问的,恰巧跟顾总刚才说的类似,主要的意思是说,结余库存特别大,未来的一到两年,民间的这种后去库存,这种高库存会不会成为一种常态?

顾众:我觉得这个问题,提的非常有意思,不是民间要成为常态,而是国家把储备粮这个认为交给了所有的深加工企业,你必须要解决囤粮问题,所有的深加工企业、做粮库的企业,你怎么要去囤粮,一讲就看涨,一收粮就这样,先收两千吨,先周转,越涨就越收,跌了就压农户价格,价格压不下来,就停收,就是越收越涨,收到一定程度库存也很大了,讲像前面一跌,一跌就没了。未来的两年到三年,这个收粮到囤粮赚钱的机会会延续,但是用不了五年,这些收粮的人基本上会死掉,这个是肯定的,这个不用说。有人说你怎么这样说话呢?像我们疯了一样的买,然后饲料的钱就没了,还有一个事件,华农油厂当时买了200万吨,当时做的是到岸付款,结果到了我不要了,就变成外企跟中粮和中油把这些场子给收购了,所以我们都说这个是外国的阴谋,我觉得这样的事儿一定会出现在玉米上面,这个一定要解决如何囤粮。

于成刚:谢谢顾总,囤是可以的,但是怎么囤很重要。接下来就是谈消费,因为海大都是做下游做的比较多,可能要问一下王洪悦对未来的需求的看法,还有一个我格外加的,除了对需求的看法,还有对非洲猪瘟的看法,是一个持续影响过程,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情况,下面请王洪悦总回答一下这两个问题。

王洪悦:对终端需求这块,对饲料这块怎么分析判断,因为对于准确判断的程度,这几年来看,不亚于对中国玉米产量的判断,肖总刚才说的非常有意思,到现在这个时间段,跟去年相比会有一个很大的偏差,这件事儿跟过去两三年是正常出现的,饲料也是一样的,很难去准确的判断,我们只能在所处的行业一个点,去看一些迹象,然后供大家去参考,我们自己的判断,从自己企业来讲,还是坚持原来的说法,从2012年开始,整个中国的宏观消费进入到平稳,可能会出现一个拐点,一直延续到2018年,整体我们感觉终端消费这种扩容幅度和速度,甚至可能是小幅度的负增长。我们自己感觉是消费下降,初步估计是到7个点,这个是一个大的。第二点就是前两天自己问了一下公司这边专门做营销的看法,有一个说法我觉得自己比较震惊,他们说,在技术配方层面,这几年有很大的进步,每年饲料方面会关注一个点,用多少料会产出多少肉,在料物技术上提高5%,过去三年累计的料物是下降的,不出五年会累计达到30%,这个说法我感觉是挺吓人的,两年前是2.6—2.7生产1吨的肉,现在随着配方技术进步,降低到2.1吨的饲料生产1吨的肉,这个是实实在在体现在原料需求上,这个跟企业的大小和技术有很大的差异,这个可以供大家的参考,在做营销的时候有一个很大的压力,在技术方面,我们面临存量的消费群体,要想增加饲料的销量,跟这个是有一个相关性的,要去竞争,要去争夺别人的饲料消费这块,返到原料上来讲还是下降的。

非洲猪瘟的疫情,早几年就有,原来大家只是一直没有用这种说法来说,只是当成一个个别的现象,但是从养猪的角度,大家都知道这种病。这种病的防治上来讲是无解的,感染也没有好的救治方法,未来会有一个变动,现在既然已经爆发出来,后面会怎么发展,会不会继续的扩大,这个还有待观察。额外说一点,有民间的传闻,说是美国搞的一个阴谋,特意在这个时间点爆出来,可能会影响中国猪肉的价格,可能这个说法没有什么根据、依据,只是大家的猜测,我觉得可以从侧面反推一下,真的是大规模爆发,对猪的消费是会有一个明显大的冲击,特别是对散养户,现在在防疫和各方面是条件比较差的,还有从疫情感染的速度可能会比较快。

于成刚:非常感谢洪悦总的分享,对需求大家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虽然没有给大家一个具体的数,我跟洪悦总的想法是一样的,中间还有替代,这个数确实太难了,这个也是行业中很关键的一部分,这方面就需要一步步的去验证,因为时间关系,我们付总已经把深加工的需求跟大家大概说了一下,对未来和明年深加工的情况,刚才在付总回答的问题已经说了,在这里不再向付总提问未来淀粉对深加工的关系。供给也分析了,需求也分析了,关键是每一届都是猜价格,应该这么说,我觉得应该是比较真实,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嘉宾没有压力,因为是猜的嘛,最后想问我们五位嘉宾,不知道忠强总对玉米了解不了解,就是今年的港口价格,对错都不重要,就是代表嘉宾综合所有的东西给大家一个想法,那么第一位忠强总您先来吧。

王忠强:我对玉米一点不了解。

于成刚:外行看玉米多少钱。

王忠强:从鸡蛋上来说,新的饲料60%是玉米,今年是65%的是玉米,你涨到8毛钱,涨到1块都是,都能接受,因为我现在了解到的,至少蛋鸡养殖企业,99%都没有做过套保,鸡蛋价格做的比豆粕和玉米多,所以,这个价格,我就说说鸡蛋,10月份现货是破3块5,可能最低3块,明年上半年是破3块。

于成刚:我突然有一个灵感,下面请付总,猜一下1月份淀粉的价格,在您的心里什么样算合理?

付星宇:不好意思,猜价格可能违反规定的,我还是说说玉米吧,社会对玉米的关注度非常高,已经是可能超过大家想象了,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也不是故事,是真事。一个老阿姨,是我的邻居,突然神秘兮兮的跟我说,玉米大减产,你说国家库存里面还有没有玉米,我说你为什么会关注这个事儿?她说你说国家去库存,这个玉米还有没有。我说你平时做股票,怎么关注玉米了呢?她说做股票的老推荐我买玉米,这个对玉米的价格肯定是有影响的,我同意肖总说的,玉米的价格不是自己卖上去的,抢出来的,如果大家都去抢的话,这个价格肯定低不了。像我们深加工企业做这个事儿,比较保守的做法,就是根据陈粮的价格来制定一个新的收购价格,最后企业有担忧的话,在陈粮价格稍微走高一点,这样可以保证,如果是价格好,我们会做到最好,我们会选择跟陈粮接轨,这个是符合大众的。

于成刚:现在陈粮价格是多少?

付星宇:拍卖到场在1630—1650之间。

于成刚:他们希望是陈粮上浮的比例也能接受,对吧?

付星宇:企业是每天都要吃粮食,我们不敢赌这个市场的,即便对后期有一个判断,市场高度一致的时候,往往是会有一个反转,我们不敢去赌这个反转,你生产不出没有原料,那肯定是不行的,即便后期有一个下跌的判断,现在就不能不收粮的,所以还是要买。

于成刚:付总老是不说这个价格,我推一下,到场1630—1650,平均一下100块的运费,就是1750元,付总他们愿意买,稍微高一点还是愿意买,就是1750—1800元是愿意买的。这个不是付总说的,这个是我说的,我只是翻译一下。接下来请我们洪悦总。

王洪悦:稍微给做一个小小改动,就是当新粮集中上市的时候,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价格,应该是11、12月份,在春节前,新粮集中上市期是1800上下,也符合刚才付总说的价位,能否看到1750,也是要看能不能在新粮上撤退。

于成刚:有量的时候才是一个真实的价格,集中上市是1800,上下50块钱。接下来是肖总。

肖强:刚才我们已经回答了,就是按照我们的逻辑抬高200块钱,就是1800,就是去年这时候1600,去年这时候大概是1800,今年的1800跟去年不一样,去年是在商业库存趋于零的状态下,1600拿了形成一轮迅速的涨势,现在有一个短期回落,我同意王洪悦的观点,1800上下50,如果猜的话,开盘1800,冲高1850,结束在春节前某一个点就是1750,基本上包含了王洪悦1800上下50块钱的运行模式,大概是这样。

于成刚:谢谢我们的肖总,1800为基准,上下50块钱,大概在这样一个基准的空间,对不同库存的看法,可能是节奏上有不同的看法,下面请顾总给我们猜一下。

顾众:是这样的,基本上差不多,因为现在现货价格基本上在1780左右,现在实际上新粮卖不出什么新价,新粮价格不会走太高。我们估计新粮的开秤价格应该在1800—1820这样,我觉得现在还为之尚早,如果新粮开秤1820左右,也许那个时候大家可能不再接受的时候,可能价格会回落,如果回落的话,价格会继续涨,因为拍卖的量决定了结转库存,我们实质上把10月份的拍卖量放在首位,应该还有3周的时候,大概450万吨的量,大概是1700万吨,现在看很难说。要继续踊跃的去抢,应该是高走之后是跌,这个很难定论。在10月底开盘大概就是在1800左右。

于成刚:非常感谢各位嘉宾的分享,最后也有了一个基准的认识,觉得1800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价格,或者是高开低走,还是高开高走,还是低开高走,明年这个时间我们可以再讨论,今天的论坛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管理员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

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

回复
添加评论